河北新聞網手機版

河北新聞本網原創
  • 分享
  • 人物|謝忠厚:一位抗戰史專家的40年求索

    來源:河北新聞網 2020-09-03 05:30:54
    語音播報

    人物|謝忠厚:一位抗戰史專家的40年求索

    謝忠厚:

    一位抗戰史專家的40年求索

    謝忠厚整理研究原始資料復印件。 河北日報記者趙杰攝

    ■閱讀提示

    在抗日戰爭勝利75周年之際,82歲高齡的中國抗日戰爭史學會專家組顧問、河北省社科院研究員謝忠厚,推出了一本新著——《河北抗日戰爭史》。

    26年前,謝忠厚25萬字的《河北抗戰史》曾在學術界和社會上產生廣泛影響。而今,他又用54.9萬字的《河北抗日戰爭史》,開拓性地從民族抗戰和中國前途命運的大視角,以及中國抗戰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廣闊視野展現了河北14年抗戰全貌。

    他曾在不惑之年,從行政崗位上主動申請到省社科院從事歷史研究;他退休21年,仍進行多項拓荒式研究。治史40年,謝忠厚在貢獻諸多開拓性研究成果的同時,也默默地書寫著一位抗戰史專家的40年“抗戰史”。究竟是什么觸動了他,又是什么支撐了他?

    背上相機、手拿文件袋,雖然年過八旬,謝忠厚依然堅持實地走訪尋找一手材料。 河北日報記者趙杰攝

    “40年的研究從沒脫離過河北抗戰史”

    【“審視抗戰歷史,聚焦抗日斗爭與民主改革的關系,揭示決定抗戰期間國共兩黨力量演變與戰后中國前途的內部動因。”在《河北抗日戰爭史》的紅色書封下方,有這樣兩行字,字號不大,但就為這句話,謝忠厚會同幾位老同行反復推敲了兩個多月。

    雖然仍有4本書即將付梓出版,但謝忠厚卻把《河北抗日戰爭史》看作自己40年研究思想、研究資料到研究結論的積淀,是事實上的“收官之作”,尤其字斟句酌。】

    記者:1994年您曾寫過一版《河北抗戰史》,這版《河北抗日戰爭史》算是重修嗎?

    謝忠厚:這版更確切地說是重寫。

    當年的《河北抗戰史》是25萬字,只能說是依據所掌握的檔案資料和認知水平,對河北抗戰的目標、歷程、貢獻和經驗,做了力所能及的分析和闡述,只是初步的入門之作,一本簡史而已,且有些不如人意,早已絕版。

    而最新的這部《河北抗日戰爭史》共54.9萬字,在理論體系、研究方法、整體架構和基本內容上,有了較大的豐富和改善,更厚重,更完整,更體現了學術性、說服力。

    記者:有抗戰史專家指出,以省份命名的抗戰史著作,1994年版《河北抗戰史》不僅在河北是第一部,在全國也是第一部。因此說您在省域抗戰史領域“有開拓之功”。為什么省域抗戰史不好搞?

    謝忠厚:以河北為例,抗戰時期,河北地跨晉察冀、晉冀魯豫和山東三大根據地,包括冀晉、冀察、冀中、冀熱遼、太行、冀南、冀魯豫、冀魯邊(渤海)八個戰略區。按當時的行政區來說,涉及河北、山西、察哈爾、熱河、綏遠、河南、山東、遼寧等數省。所以對很多人來說,河北地域作為整體抗戰單元的概念都不是很清晰。

    上世紀80年代,史學界普遍關注的有晉察冀抗戰、晉冀魯豫抗戰,或冀中抗戰、冀南抗戰,但還不存在什么河北抗戰這個概念,這個研究領域少有人關注。

    記者:您為什么要關注河北抗戰史?

    謝忠厚:我研究河北抗戰史是從晉察冀抗日根據地史開始的。上世紀80年代開始做這方面工作的時候,我就覺察到,由晉察冀抗日根據地史研究,向河北抗戰史拓展,從地域上,就是拓展到了晉冀魯豫和山東抗戰,乃至華北抗戰;從時限上,就是拓展為局部抗戰到全國抗戰。因此,河北在中國抗戰史上是一個有特殊意義的典型,應當有一部這方面的專著問世。

    記者:但事實上您寫了不是一部,而是兩部。您今年82歲高齡了,《河北抗日戰爭史》從立項到出版,前后用了七八年,為什么年過古稀之后,還非要再寫一本《河北抗日戰爭史》呢?

    謝忠厚:近年來有關河北抗戰的研究,已有了不少新進展,同時也出現了一些新情況和新問題,另外河北抗戰史研究也急需跳出狹隘眼光,從民族抗戰和中國前途命運的大視角,以及中國抗戰和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廣闊視野,來展現河北14年抗戰整體畫卷。

    撰寫一本新的《河北抗日戰爭史》,其實早在15年前,我就動了這個念頭。當時,河北方圓電子音像出版社要出版發行一部《河北抗日戰爭綜錄》光碟,提出要以1994年版的《河北抗戰史》作為其主體部分,再增加一些更全面的內容,但因為當時我在搞別的研究騰不出時間,只能在原書中,硬插進了細菌戰和毒氣戰各一章。2013年下半年,中共河北省委黨史研究室決定修訂《中國共產黨河北歷史》第一卷,我承擔第三編抗日戰爭時期。這都促使我下定決心,一定要搞成一部全面闡述河北14年抗戰的完整史卷。

    記者:為什么《河北抗日戰爭史》被您稱為40年研究中國抗日戰爭史和敵后抗日根據地史的沉淀之作?

    謝忠厚:《河北抗日戰爭史》資料的搜集、思路的成型、體系的構建貫穿了我從史的40年。

    從開始歷史研究的1980年起,最初10年,我集中全力研究晉察冀邊區抗日根據地史。后來,以研究河北抗日戰爭史為中心,將研究領域向晉冀魯豫和山東抗日根據地擴展。1999年開始,也就是退休以后,用了12個年頭,重點于日本侵略華北罪行史和日軍“北支”(甲)1855細菌部隊研究。繼而又以10個年頭,進一步深化晉察冀抗日根據地史和河北抗日戰爭史研究。

    可以說,我40年的研究從沒脫離過河北抗戰史。

    記者:有專家認為,“抗日與民主”是您在《河北抗日戰爭史》特別強調的一個見解,對深入解釋中國抗戰具有重要意義,這怎么理解呢?

    謝忠厚:在治史理念上,我有兩句話:抗日戰爭與建立新中國——這是中華民族復興之樞紐;中國特色革命之路與中國特色建設之路——這是中華民族精神之真諦。

    抗戰是一場反抗日本侵略者的戰爭,也正因此,學界一直以來更多地強調了民族抗戰的一面,而對中共抗戰“革命”的一面卻有所忽視了,這是不全面、不公允的。抗日戰爭不單純是以抗日爭取國家獨立、民族獨立的問題,更不單純是武裝斗爭問題,它還伴隨著爭取民主和改善生活條件,變舊中國為新中國的復雜斗爭和廣泛內容。所以,這部《河北抗日戰爭史》的主旨和重點,放在進一步將河北抗戰作為中國抗戰和敵后華北抗戰的一個縮影來研究,作為在抗戰中改造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舊社會、創造新民主主義的新社會的一個典型來研究。

    責任編輯:張云

    下一篇: ?河北省公安廳發布6起電信詐騙典型案例

    相關新聞

    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